日增超160例 与国内及境外输入疫情不同源,青岛疫情的未解之谜

世界之最 地理之最 2022-03-07 12:09:00

3月6日,青岛新增超160例新冠阳性,成了中国少见的疫情日增破百的城市。

 

 

与这场迅猛疫情伴生的一个巨大的疑团还在于:本次青岛疫情毒株“与目前国内和境外输入病例都不同源”,这个罕见的表述意味着什么?

 

 

这些病毒从何而来,他们是怎样来到了胶东半岛的这座城市?疫情何时开始,又曾经历过怎样的隐匿传播,这才达到了今天的水平?这些萦绕在青岛疫情之上的未解之谜的背后,是奥密克戎来袭,全球疫情海啸的今天,中国地方应对的无奈。

 

 

学校里的超级传播

 

 

本次疫情的风暴中心是一所学校——莱西七中。官方信息显示,这是一所四年制公立初中,在校学生超3000,教师近300人,是青岛下辖的县级市莱西市的一所著名中学。

 

 

从3月4日首次发现病例,到3月6日下午的政府新闻发布会,3日之间,已有109名莱西七中的师生确诊阳性。

 


 

3月5日,青岛市民排队检测核酸(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向八点健闻表示,感染过百,这意味着病毒可能已经在学校内发生了超级传播。

 

 

青岛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邢晓博则分析称,这起疫情已经在学校里面隐匿传播了一段时间。

 

 

5日上午召开的青岛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邢晓博表示,隐匿传播是“结合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特点,从对这些病例之间的关系和传播链条看”而得出的结论。

 

 

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姜法春分析,根据疾病发生和发展的过程,这次莱西七中疫情属于学生们“共同暴露感染而引发的一个聚集性疫情”。他提到,学校空间密闭、人员密集,感染的机会比较多;并且,奥密克戎传播能力强、传播速度快,患者症状不典型、缺乏特性,临床鉴定诊断难度较大,病毒传播相对隐秘。

 

 

而根据邢晓博之前的介绍:莱西七中是一所走读学校,这也就意味着,学生感染后会有波及家庭成员进而造成社区传播的巨大风险。

 

 

病毒学家常荣山表示:“应该说,目前的情况要比1月份天津津南区的奥密克戎疫情更加严重。”在年初的那场天津疫情中,累积确诊超300例,进行了4轮全员核酸。

 

 

3月6日上午青岛疫情发布会上,姜法春同样表示:“对于本次疫情,可能未来还会有病例出现”。该场发布会宣布莱西市将于3月7日进行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

 

 

据《大众日报》3月5日报道,青岛莱西市突发新冠肺炎疫情后,山东省省长周乃翔赶赴莱西调研指导疫情处置工作,此前周乃翔在北京参加两会。

 

 

“不同源”意味着什么?

 

 

聚集感染以外,在青岛这次的疫情中,更值得关注的也许是在感染源问题上不寻常的表述。

 

 

3月6日的青岛市新闻发布上提到,基因测序显示,莱西疫情所涉病毒属于奥密克戎变异株,但与目前国内和境外输入病例都“不同源”——这也意味着,本次疫情并非源自任何我们已知的感染源。

 

 

八点健闻注意到,这是奥密克戎变异株流行以后,地方首次提出“不同源”的结论。这一罕见结论,更显得这起疫情扑朔迷离,如同“无头案”一般。

 

 

目前,国内已经发生了几十起境外输入造成的本土疫情。虽然在溯源过程中,零号病人以及具体的感染途径最终并未找到,但通过使用病毒基因组数据库比对基因测序结果,总能找到这些地方疫情的大致来源,比如可能来自境外的某些国家,抑或是国内其他省市次生而来。

 

 

实际上,除了青岛在几乎同一时段发生了两次不关联的奥密克戎疫情以外,浙江省也在近期发生了四起奥密克戎变异株引起的独立疫情。但浙江省迅速通过基因比对迅速摸清了大致源头:其中有两起疫情的确诊者的毒株“与国外上传序列高度同源”。

 

 

青岛至今都未下过“与境外上传病毒序列高度同源”的类似结论,那么究竟是国际病毒基因数据信息比对未完成,还是基因数据库本身未收录相似病毒基因序列,抑或是还存在其他原因?答案尚不得而知。

 

 

有这样的猜测,就是境外输入奥密克戎变异株在国内的人际传播中,部分基因序列又发生了突变,经过"自然选择″保留下来,导致了在很近的区域内的病毒株的“不同源”?病毒学专家常荣山认为,这样才可以解释青岛发现毒株与境外发现的不同。

 

 

金冬雁同样赞成这个看法,他介绍:如果不同来源的两株毒株之间存在进化关系,或者一方是另一方的源头,那么这两株毒株之间差异不会太大,“可能是完全相同的,或者只有一到三个核苷酸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基因序列的变化并非病毒变异,哪怕两种毒株不同源,也不代表病毒已发生了变异。毕竟突变时刻都在发生,但这种变化中的大部分,对病毒而言,几乎没什么意义。

 

 

越来越多的无头疫情

 

 

虽然比对不同源,然而,病毒显然不可能凭空地出现。金冬雁告诉八点健闻:在学校发生了超级传播,传播的源头目前没有搞清楚,这都说明莱西市疫情在近期被观察到之前“缺失了好几节,现在连不上了。”

 

 

“缺失的几节”究竟是什么?

 

 

莱西的流调溯源结果至今尚未宣布,但我们可以把目光投向与莱西几乎同一时段发生的另一场类似的青岛疫情——黄岛疫情身上。

 

 

同样是与目前国内和境外输入病例都不同源,甚至与车程只需150公里的莱西也不同源,3月6日上午8点45分,青岛西海岸新区(黄岛区)卫健委官微发布溯源结果:疫情起因是接收由外省有疫情地区发来的快递导致的人员感染。

 

 

然而,当天下午,青岛市委常委、副市长薛庆国在通报疫情防控最新进展中澄清,此前黄岛市卫健局公布的溯源结果出错。

 

 

薛庆国表示,“把接触的东西写成快递”是不对的,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接触了来自外地的带有奥密克戎病毒的物品,不是快递。”

 

 

然而,即使在黄岛的澄清通报中,仍然没有明确“物体”是什么,“外地”在哪里也一直含糊其辞、没有公开。所有这些,都使得这起疫情的源头扑朔迷离,令人摸不到头脑。

 

 

然而,一个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在于,出现这些情况的至少部分原因,其实是奥密克戎的特性。

 

 

作为一种传播更快、症状更轻的病毒,奥密克戎更加容易在人群中造成隐匿传播,当你发现它的时候,最初的源头也许早已自愈,无法追溯。

 

 

一位不愿具名的流行病学专家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力很强,并且大多数人感染奥密克戎后临床症状并不典型,容易造成在人群中隐匿传播。

 

 

上述专家向八点健闻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株越来越展现出一种特质——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无头”疫情出现。

 

 

病毒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但未来,我们想要弄明白它们是从哪里开始,如何出现,注定会越来越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滕六世界之最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